您的位置 首页 食品

特斯拉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负责人辞职

北京时间今天一早,特斯拉人工智能负责人 Andrej Karpathy 正式辞职。 他在个人推特这样说: 「非常荣幸过去 5 年有机会帮助特斯拉实现其目标,做出离开的决定也非常艰难…

北京时间今天一早,特斯拉人工智能负责人 Andrej Karpathy 正式辞职。

他在个人推特这样说:

「非常荣幸过去 5 年有机会帮助特斯拉实现其目标,做出离开的决定也非常艰难。这段时间里面,Autopilot 完成了从车道保持到城市领航的进化。我期待看到极其优秀的 Autopilot 团队延续这一强劲势头」。

马斯克随即回复道:「感谢你为特斯拉所做的一切!与你工作是我的荣幸」。

到今天,差不多也是 Andrej 4 个月长假的尾声,延续了一个多季度的离职传闻,终于尘埃落定。

5 年来,Andrej 一直担任着特斯拉人工智能总监的职位。这 5 年同时也是特斯拉将「人工智能」四个字从汽车向通用领域普及的「基石时代」。

而时代的缔造者,决定在今天急流勇退。特斯拉 Autopilot 的三大圆桌骑士,今天起从三巨头变成了双子星。

Andrej 为特斯拉带来了什么?他离开之后,特斯拉将如何完成人工智能的宏伟蓝图?

今天我们聊聊历史与未来。

一、临危受任的 AI 新星

师从于前谷歌首席 AI 科学家李飞飞的 Andrej,在进入特斯拉之前,是人工智能领域的新星。

打开 MIT Technology Review《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innovator创新者」专栏,Andrej 得到的评价是「他用人工智能让汽车‘看得见’」——他在 2020 年获得了「年度 35 岁以下创新者」的头衔。

麻省理工这句话,精准描述了他斯坦福博士毕业之后的职业旅程——一个冷知识,特斯拉给了 Andrej 第一个以商业应用为目标的「工作」——研究者、科学家,是他人生前 30 年的主旋律。

比如,他参与设计并担任斯坦福大学第一门深度学习课程的讲师,并陪伴这门课从 2015 年 150 名学生走到 2017 年的 750 人。

另一个冷知识:马斯克也是 Andrej 目前唯一一个「老板」——进入特斯拉之前,Andrej 是 OpenAI 的人工智能科学家——马斯克是 OpenAI 的创始人。

2016 年,Andrej 在 Quora 论坛上表示,当时他已经经常与马斯克交流人工智能问题,以每隔一周的频率:

「我本来以为他是个大忙人,会时不时分心于事务。但我发现他非常平易近人,并且和你交流时永远全神贯注,甚至集中得有点过头:他问问题的时候会盯着你的眼睛一动不动,甚至有点吓人。」

探索者之间,往往一拍即合。

2017 年 6 月,Andrej 成为特斯拉人工智能和 Autopilot 视觉总监,在「让汽车看得见」赛道上正式起航。

但当时的 Autopilot,看起来并没有 5 年后这么光芒万丈。

2016 年 7 月 27 日,Mobileye 在财报会议上宣布取消和特斯拉的合作;2016 年 10 月 31 日,马斯克在特斯拉财报会议上宣布英伟达将会为 Autopilot 提供硬件。

但 2017 年的 Autopilot 硬件 2.0,并未达到消费者预期,甚至因为马斯克宣称硬件 2.0「能实现自动驾驶」,英伟达还解释称这是马斯克的单方面表态,和我们没关系。

内外交困,可以描述当时的 AP 团队。

《华尔街日报》这样写:

2016 年 10 月 Autopilot 团队的一场内部会议上,有员工问时任 Autopilot 主管 Anderson「为什么要将 Autopilot 硬件 2.0 定义为全自动驾驶硬件」,Anderson 的回答是「这是马斯克的意思」。

两个月后,Anderson 辞职,再过一个月,苹果开发工具高级主管 Chris Lattner 接手 AP 团队,再过 6 个月,Chris 辞职。

然后 Andrej 接手,在这个位置上坐了 5 年,帮助特斯拉完成了 NOA、FSD Beta,甚至是 Tesla Bot。

他的贡献不胜枚举,这里只聊一个细节:数据的自主权。

2021 年 8 月,特斯拉 AI Day 上,Andrej 这样说:「我刚加入特斯拉时,我们正在通过第三方获取数据集,但我们很快就发现,第三方的数据延迟太高」。

这场他最后一次参与的特斯拉发布会上,超过 1000 人的 in-house 数据标注团队,成为其中一个高光点。

「我们从零开始构建所有基础设施」,Andrej 这样说。

从风雨飘摇到齐心协力,从依赖合作伙伴到垂直整合,这就是 Andrej 为 Autopilot 团队,甚至整个特斯拉 AI 路线带来的变化。

二、为何离开?

3 月 27 日,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Andrej 「正在放 4 个月的长假」。

当时 Andrej 的回应是「准备抽出一些时间休息和旅行,并同时表示期待下一次接手机器人、GPU 以及 DOJO」,并且表示需要去拓宽一下自己的知识边界。

某种意义上,Andrej 的表态像是在暗示「Autopilot 在中短期内,会集中在 1-100 的量变,而非 0-1 的质变」,因此他希望找个方式延续自己「研究者」的角色。

在推特上宣告离职之后,他这样解释:

「至于下一步,我还没有具体计划,但我希望花更多时间重新审视自己对人工智能、开源以及教育等技术工作的长期热情」。

这条推特往前数,过去 3 个月来,Andrej 分享的内容全部集中在学术领域,讨论各个深度学习项目——上一次提到特斯拉,是 4 月 2 号他转了特斯拉官方的柏林工厂预热视频;再上一次,就是 3 月份说自己要放假了。

特斯拉生涯的最后一年,Andrej 更像是在将人工智能的研究成果「应用」到实际领域,而并非为了应用而「研究」人工智能,比如标注团队、仿真系统等等。

这也是外界认为他决定离开的主要原因——事实真的如此?没有以前传言中的「马斯克暴君」论了吗?

其实早在加入 OpenAI 的时候,Andrej 的一些感受已经「预示」了他在特斯拉的工作性质,以及他真正热爱的职业生涯:

「OpenAI 最吸引我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创新形式,比起政府监管的大型研究实验室,它更像是学术和初创公司的结合体。」

可以商业化,但依然醉心于学术创新,也许这正是 Andrej 决定在 36 岁前夕离开特斯拉的主要原因。

是的,帮助特斯拉正式成为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之后,他才刚刚36岁。

三、特斯拉的 AI 蓝图,谁来画?

前面提到过特斯拉的「圆桌骑士」制度,主力「骑士」除了 Andrej 还有两位:Ashok Elluswamy,Autopilot 软件主管;Milan Kovac,Autopilot 工程主管。

从左到右:Milan、Andrej、Ashock、马斯克

这两位也被认为是接下来执掌特斯拉 AI 团队最可能的候选人。

但除了有关 Andrej 继任者的讨论以外,Autopilot 的团队结构,最近也起了波澜。

6 月 29 日,彭博社报道称,特斯拉关闭了位于加州 San Mateo 的Autopilot 办公室,这家办公室有超过 200 名员工主要负责数据标注,总员工数则约为 350。

目前特斯拉仍未对这次 Autopilot 团队裁员进行回复。

裁员和负责人离职并不能和团队稳定性划等号——毕竟马斯克已经在推特上解释了,10.13 还是会加班加点肝出来。

但 Andrej 的离开实在带来了太多疑问:

他是 Autopilot 团队 5 年来的稳定领导者,带领特斯拉的人工智能实现从 0 到 1,有谁能顺利接替他的岗位?考虑到 Andrej 3 月份表达过继续上班的可能性,今年的 2022 AI Day,会不会因为他决定离职而继续跳票,甚至取消?

最重要的是,作为视觉深度学习的权威学者,Andrej 的离去会不会影响特斯拉 FSD 的视觉路线?

我们只能等 FSD 的实际表现,给我们答案了。

四、从迷茫到另一个迷茫

2012年,Andrej还在斯坦福大学读博的时候,他这样写:

「我们如何才能编写一个推理场景的算法?我们如何才能给电脑一个机会?无论如何,我们都离得太远了,前景的方向到底是什么?也许我应该去创业,我对 iPhone 本地社交程序有一个很酷的想法」。

10 年后,我们都很感慨,好在他没有去创业。

但回到这段话,我们更感慨的,其实是「原来大牛也有迷茫的时候」,而且还是站在这位大牛已经完美证明自己之后,才发现他原来想过放弃。

今年,Andrej 写了一篇有关 AI 的短篇小说「Forward-pass」,在最后一段里面他这样说:

「作为一个意识实体,选择赐我祝福,也施我以负担。我意识到被暗示以意图,同时也应该有寻求自主的权利。」

希望 Andrej 的下一个选择,最终赐他以幸福。

安德烈·卡帕西的辞职之所以受大家关注,是因为其是特斯拉驾驶辅助技术开发的负责人,特斯拉的辅助驾驶既作为其智能化中最重要的一步而备受关注,又在后续的一些事故中引起了很多争议。批评者们认为特斯拉的相关辅助驾驶技术具有误导性,而之前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也宣布,正在审查涉及特斯拉汽车的近200起事故,以确定这些系统是否有问题。不知道安德烈·卡帕西的辞职是否跟这一背景有直接关系,但是肯定会引来猜疑。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崔玉华

账户发布的文章都是来源于网络整合!内容仅代表提供方的观点,不代表本人的观点和看法,与本人立场无关,相关责任提供方自负。如有侵权联系站内删除!

为您推荐

冠名“农大”“农科院”零食也有“学历造假”造假该如何维权?

如今,零食也流行“高学历”,“某某农科院”研制、“某某大学”开发,这都成为一些零食“绿色健康”的卖点。这些宣传是真实的吗...

粮食安全保障法草案二审 薯类拟写入粮食法律定义引热议

10月24日闭幕的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对粮食安全保障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展开审议。此前,粮食安全保障法草案第六十八...

山西运城:架起果蔬农品与国际国内市场的桥梁

10月23日,第七届山西(运城)国际果品交易博览会在山西省运城市开幕。运城主会场和临猗、万荣两个分会场的同时启动下,87...

海关总署:9月份中国从日本进口的水产品归零

海关总署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中国从日本进口的水产品已“归零”。 在海关总署今天刚刚发布的中国进出口统计月报中,...
纽瑞滋奶粉上火吗(奶粉上火”的本质是什么)

纽瑞滋奶粉上火吗(奶粉上火”的本质是什么)

纽瑞滋奶粉是奶源来自新西兰的奶粉,受到市场的青睐。有妈妈会问,纽瑞滋奶粉上火吗?喝奶粉上火除了与奶粉自身有关系外,还与宝...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